留学直通车

假期里的留校生:从焦虑到自律

时间:2020-03-18 08:19  点击:


  “惊蛰”过后,气温正在逐渐回暖,各地春天的气息也愈发浓郁。南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校内,路边的花儿已在渐渐盛开。

  “往常这个时候,校园早已经热闹起来,大家会脱去冬装,享受春天的温暖。” 南开大学大二学生刘妍绪说,但受疫情影响,学校封闭,开学延期,校园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假期留在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显得很冷清。

  在此期间,刘妍绪这些因为备考、科研、实习等原因留在学校的学生,经历了焦虑不安到静下心做好自我的心理蜕变。

  “封校”后的焦躁

  下午4点,南开大学公寓楼空旷的自习室里,刘妍绪一边翻看2019年第54期跑狗图法语课本,一边做着语法练习,像往常一样强化自己的法语知识。与往常不同的是,平时需要占位置的自习室,如今只有她一个人。

  由于修了双学位,课业任务比较重,上学期结束后,刘妍绪决定寒假在学校学习几天,临近春节再回家过年。“没想到疫情突然就严重了,我家在辽宁,需要坐高铁回去。因为担心回去的路上会被传染,经过一番考虑,我决定留在学校过春节。”

  然而,没过几天,“封校”和“延期开学”的消息陆续传来。没有家人、朋友的陪伴,加上受疫情影响,原本计划组织留校生一起过春节的活动也取消了,只能独自在宿舍隔离。“这让第一次留在学校过春节的我有些心慌。”原本制定好的学习计划也受到了影响,看不下去书,晚上还有些失眠,用手机和别人聊天时情绪也经常有些暴躁……”

  她回忆,有一次和朋友视频聊天,看到视频里朋友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在一起过年,而自己只能独自一人在宿舍待着,“当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看着屏幕另一端的朋友,突然就不想跟他聊了。”

  今年春节,北京科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大四学生王淑萍也是一名留校生。2019年12月,王淑萍参加校园招聘时被一家互联网公司录用,便开启了毕业前的实习工作。

  “从学校到公司大概20分钟的车程,实习期间一直住在学校,公司按照国家法定节假日从除夕当天开始放假,我便买了除夕当天从北京回山东老家的火车票。”然而,疫情的突然暴发阻碍了她的行程,王淑萍临时申请了留校。

  1月26日,她收到了学校即将“封校”的通知。“当时便意识到了这次疫情的严重性,有些害怕自己会被传染。”于是,在“封校”前的最后一晚,她出去买了一些治疗流感的常用药。“虽然也不知道这些药有没有用,算是一种心里安慰吧。”

  随着“封校”和延期开学的全面实行,很多留校生开始出现焦虑情绪。如何做好学生的心理疏导,如何保障疫情期间留校生的生活、学习,成为各高校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被隔离的生活中开发乐趣

  “本来准备开开心心、热热闹闹地和留校学生一起过大年的,结果‘意外’成了疫情期间的留校学生工作专职老师。”北京科技大学学工部教师潘佳奇说。

  “佳奇老师,学校为什么要实行封闭式管理?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开学要延期到什么时间呢……”

  今年寒假,北京科技大学有近300名中外籍学生留校。“不知道隔离期间该怎样度过,也不知道要‘封校’多久,所以一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王淑萍告诉记者,面对学生们因疫情产生的心理问题,北京科技大学心理素质教育中心还开通了网络心理咨询服务。

  此外,学校还给留校生们发放了消毒洗衣液、消毒洗手液、口罩、体温计……就这样,从一开始的无所适从,留校生们开始逐渐适应这种隔离生活。

北京科技大学学生专用食堂,餐桌上放了“一人一桌”的标志牌。受访者供图北京科技大学学生专用食堂,餐桌上放了“一人一桌”的标志牌。受访者供图

  王淑萍回忆,每天上午需要自测体温并且在12点之前将健康状况上传到学校统一的“北科大智慧校园平安报”系统。“学工部相关负责老师以及所在院系老师会通过系统查看我们的健康状况。”同时,晚上睡觉前还需要再测一次体温汇报给所在院系老师,汇报健康状况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环节。另外,“进出宿舍楼、学校食堂也都需要测量体温,还要随时佩戴口罩和携带留校生证件。”她注意到,学校宿舍、食堂等地方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冬季为了保暖挂在楼门口的门帘被撤掉了,学生用餐有了“专用餐厅”,吃饭时一人一桌……

  对于留校生来说,校园封闭后,除了去食堂吃饭,更多时间便是在宿舍独处,学习累了,难免也会感到无聊。有学生提出想利用宿舍楼里的微波炉自制美食的想法。

  但是用微波炉制作美食需要饭盒,大家平时都在食堂用餐,很少自己买饭盒。于是,经过潘佳奇向学校申请,给留校生每人发放了一个可用于微波炉加热的饭盒。

  “收到饭盒后,我做了自己最喜欢吃的鸡翅。” 王淑萍还分享了自己第一次做微波炉美食的经历,“将腌制好的鸡翅用微波炉高火加热10多分钟,取出后撒一些胡椒粉增味,然后就可以吃了。加热时记得给鸡翅翻面,我做的时候忘记翻了,有点糊。”

  “微波炉饺子、微波炉鸡翅、微波炉紫薯泥……”同学们用微波炉和小饭盒开启了美食大比拼。留校生交流群里的焦虑问题也越来越少,有意思的分享越来越多,同学们逐渐开始接纳和适应这个特殊的寒假。

  学会独处,更加自律

  延期开学、按时教学。2月17日起,按照校历要求,多所高校陆续开启了线上教学。这些留校生的宿舍学习生活也有了变化。

  “每天上网课的时间差不多6个小时左右,课余时间除了写作业,我还给自己制定了健身计划。”刘妍绪说,“封校”初期,不太习惯独处的自己,有些焦虑不安。在通过和老师、家人、朋友沟通后,她的心态慢慢恢复了正常,并且摸索出了一套适合自己的独处方式。“封校后虽然不能出校门,但学校无疑也成了最安全的地方,加上吃饭、住宿等方面都有专门的老师和相关工作人员为我们留校生做了很好的保障,对疫情的焦虑感慢慢也就没有了。”

  另一方面,疫情让她明白了身体健康的重要性。每天早晨起床后,跟着运动软件在宿舍健身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这段时间,我还瘦了好几斤。” 刘妍绪笑着说。

  北京科技大学新材料技术研究院研三学生柳蒙浩申请了在本校读博,年前由于在实验室做科研,便把回家日期推迟到了1月22日。疫情暴发后,因为回家的车要经过武汉,在和家人商量后,他决定留校过年。

  每天上午8点起床,起床后先学习一会儿再去食堂吃早饭,9点到11点半看专业书籍、午饭后休息一会儿,下午继续看书,每天看三十页专业书籍……柳蒙浩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表。

留校生自愿承担起了为不能返校的同学收集、寄送学习物品的工作。北京科技大学供图留校生自愿承担起了为不能返校的同学收集、寄送学习物品的工作。北京科技大学供图

  虽然没有上网课的任务,但为了提高学习的积极性,他主动报名了学校组织的网络公开课学习。“这段时间已经看完了两本专业课书籍,还听了很多专业知识拓展及论文写作的网络课程。”在他看来,“封校”这段时间成了自己填补学习短板的好时机。

  没有往日与同学们一起学习的氛围,难免也有枯燥的时候,他便通过读课外书籍来调节。柳蒙浩最近迷上了契诃夫,同时还在看唐诗鉴赏类的书籍。“虽然不知道接下来博士考试的事情会不会延期,但要保持好自己的心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适应了“封校”后的生活,除了学习和开发生活中的新乐趣,这些留校生还主动做起了校园志愿者。

  “重要的学习相关物品留在宿舍,疫情隔离期间不能返校自取。”开学延期对于不能返校的学生来说,也遇到了新问题。近日,北京科技大学发起了“学习物资、暖心快递”活动,帮助不能返校学生把留在宿舍的重要学习物品寄送到家。

  “留校生反映说想利用学习之余的时间,为不能返校的学生收集学习物品,然后打包送到校内包裹寄件中心。”潘佳奇介绍,在留校学生与学校相关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北京科技大学已经为600多位不能返校的同学寄送了相关学习物品。

  为其他同学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同时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学习,在这次疫情中,留校生们正在经历一次自我沉淀。

  有一天从食堂吃完晚饭回宿舍的路上,望着夕阳下的校园,王淑萍不禁有些想念许久不见的同学、老师,希望疫情赶快结束,往昔的热闹尽快恢复……

  责任编辑:邓宗莉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疫情下的这堂“亲子课” 你和“小神兽”都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