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国际交流

中学宿舍发生校园暴力 青春期少年如何和平相处

时间:2019-12-01 08:08  点击:


  15岁的小刘(化名)没有想到,刚刚走进高中生活的他竟遭遇噩梦,被同宿舍同学拿刀捅伤。

  入院已经两个月的他至今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小刘仍感觉到深深的恐惧与痛苦。

  而这场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也同时冲击着两个家庭以及原本平静的校园。

华中师范大学海南附属中学校门口。华中师范大学海南附属中学校门口。

  小口角引发大伤害

  事发地位于海口市的华中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海南附属中学,这所民办中学自2013年4月正式揭牌至今,一直以“低分数入口、高分数出口”的教学成果,广受当地一些家长的欢迎。

  小刘在病床上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回忆起当时的场景:9月23日中午12点过后,他吃完午饭回宿舍休息,进宿舍后一不小心踩到舍友小张(化名)的鞋子,两人随即发生口角,小张当场便动手殴打他。两人被其他舍友拉开后,他离开宿舍来到了走廊,却被小张赶上,并用水果刀猛刺他的胸部、腹部等多个部位。

  事件发生后,宿管拨打了120,在班主任和一名校方领导的陪同下,小刘被送进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医生对小刘胸口、腹部及腿部的3处主要伤口进行了缝合及紧急处理。脱离生命危险后,小刘被转至该院创伤科继续救治。

  “当时我们接到电话说孩子出了事,我和他爸爸就赶紧赶过来。来了之后,孩子还在里边抢救,医院给了我们一大把清单,抢救费5000多元,住院费1万多元。”小刘妈妈梁女士说,事发下午,华中师范大学海南附属中学校长熊孝广和海口市公安局琼山分局国兴派出所所长以及小张的爸爸前去病房看望了小刘。

  当天晚上,小刘因腹部疼痛严重,医院为他做了各项检查,发现腹部有积液,医院要求当即给他做微创腔镜手术以检查腹部内脏是否有刺伤或损伤。

  但这一次手术并没有对小刘是否存在脏器损伤得出正确结论。手术过后,小刘高烧不断并伴随强烈腹部疼痛,需要不停打止痛针来维持。经过大约一周的观察,医生认为必须再次手术,在腹部开一个15厘米的手术口,仔细检查里面的脏器是否损伤。9月29日,小刘进行全身麻醉,做了第二次探伤手术。

  手术从当天上午9点一直做到下午两点,主治医生告知家属,发现孩子的胃被凶器穿过,导致腹内积液积脓。手术后几天,按照医嘱,小刘只能敞开手术口缝针,插入引流管引流里面的脓液积液,等待手术伤口慢慢愈合。

被捅伤的学生。郭秋林/摄被捅伤的学生。郭秋林/摄

  消散不去的阴影

  “8月26日才开学,9月23日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开学不到一个月,学校也很倒霉!”熊孝广表示,该恶性事件已经给学校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11月初,海南当地一家媒体对此事件进行报道,报道中提及小刘家长与校方及小张家长之间因医疗费问题产生了相关矛盾,以致熊孝广和小张家长均将小刘家长的联系方式拉黑。

  相关律师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表示,事件发生后,如若校方和伤者家属方确实已达成一致意见,一切以保障伤者治疗为先,校方保障治疗费用,等伤者治疗后再根据调查结果确定责任问题,那么在此基础上,三方已经达成协议,学校应信守此协议来保障伤者的医疗费。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受到伤害的,如果学校没有尽到安全管理责任,学校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至于学校是否尽到相应的安全管理职责,是否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则需相应事实调查清楚后再进一步判断。

  熊孝广指责海南当地这家媒体的报道失实,认为其报道是“胡说八道”。这家媒体将熊孝广指责记者的电话录音公开在随后的追踪报道中。

  刚步入高中不满一个月便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小刘和小张这两个刚满15岁的孩子来说影响都很大。小刘的妈妈对记者说:“这学期高一才开始,他这一躺就是两个月,去学校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跟得上。”

  除了学业上的影响,小刘妈妈说:“这件事影响很大,小孩以后回到学校去肯定心理就有阴影了。他只要去那个地方就会有阴影。”一个多月内,小刘的爸爸和妈妈轮流照顾儿子,无法工作。

  而小张也因此事没有能够继续在学校上课。小张事发后当即被国兴派出所带走调查。9月24日,国兴派出所根据刑法关于未成年人犯罪“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的犯罪承担刑事责任”的规定,同意其父母担保将其带回家,派出所将等小刘出院做伤情鉴定后再立案。

  小张的爸爸曾对媒体表示,两个小孩子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家长他很难过,事发后他也积极跟伤者家属进行沟通,陆续给孩子交了约3.5万元的费用,但家里经济情况实在困难,现在全家人每天都在筹钱。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小张的父母,但对方要么接听后挂掉电话,要么直接不接听。

  小刘的妈妈告诉记者,在小刘住院期间,有个她觉得可能是小张妈妈的女人经常出现在病房外探望。该女士不承认自己是小张的妈妈,但向小刘的妈妈表示会经常来探望直至孩子出院。

  为何会发生这次校园暴力事件

  相识仅28天,小刘和小张这两个15岁的孩子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矛盾?警方未公布详情,目前公开报道及采访中仅有小刘妈妈的单方说法。

  当地公安机关在事发后立即介入到事情的调查中,具体的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要等法医鉴定后才能界定责任。仅从校园角度出发,究竟是哪些原因,酿成了两个高一学生的这场校园暴力事件?

  《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中规定,中学生“同学之间互相尊重、团结互助、理解宽容、真诚相待、正常交往,不以大欺小,不欺侮同学,不戏弄他人,发生矛盾多做自我批评”。

  据了解,华中师范大学海南附属中学在新生开学的军训期间,已经组织学生学习《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等规章制度,并进行了开卷考试。

  这样的学习和教育是否只是流于形式?该校高一(5)班与小刘、小张同寝室的学生介绍:“小刘可能平时比较喜欢开玩笑,我们都觉得没什么的。”“但是小张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不懂开玩笑,所以在小张看来,小刘的玩笑就比较严重。”有一名学生则告诉记者:“小张那天真的是忍无可忍了,他当时真的是太冲动了。”

  在同寝室的同学看来,学校教育并没有教会同学之间如何和谐相处,如何和平化解纠纷。小张和小刘因为性格差异,即使是同班同学并且同宿舍,也没能在相识的28天内做到友好相处,更不知青春期的强烈冲动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最终导致了这场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

  有学者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校园暴力事件中施暴者心双龙报资料今20期4理时认为,施暴者通常受父母的言行举止影响较大,家庭教育不良、家庭破裂等种种因素对青少年来说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使用暴力手段教育子女也会引发子女学习父母行为,使用暴力解决问题。

  熊孝广不认为此事件反映出该校对学生教育的失败。他给出了这样的回复:“这两个孩子刚来我们学校不到一个月,又不是说我们教育了两三年,不能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就说是我们学校教育的失败。”

  然而记者在校园采访时了解到,小张在此事之前,就曾因同宿舍同学在其负责宿舍值日时,多次未将垃圾丢进垃圾桶而对同宿舍同学施以拳脚。此事发生后,该宿舍同学将此事上报给班级老师,但是老师并没有足够重视。

  此外,有学生告诉记者,小张在初中阶段就多次与人打架,用拳头解决问题。

  而小刘的妈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丝毫没有提及自己儿子在事件中有什么过错,说自己家小孩从小在学校都很乖,认为儿子和小张在之前并没有什么矛盾,只是倒霉,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关于事件结束后两个小孩接下来的上学问题,熊孝广说,因为不是义务教育阶段,所以不确定两人是否会重返华师附中读书。但他表示,孩子落下的文化课会专门派老师给补回来,也会找专职的心理老师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

  海口市教育局公开回应此件校园暴力案件时表示,在该事件发生后,该局第一时间介入调查了解,目前正在等待警方责任鉴定结果,待结果出来后该局将会根据结果作进一步研判处理。

  消解校园暴力期待强化心理健康教育

  海南中学心理高级教师陈玲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像小张这样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可能存在着任性、以自我为中心、遇到问题时相对狭隘和急躁的心理问题,所以长期有着压抑的情绪。遇到问题时表现出爱争斗、固执、意气用事的一面,耐挫折的能力也较为低下。在今后的教育过程中,父母和学校要更多地关注他被压抑的情绪和更多的心理需求。陈玲建议,小张在今后可以采取换位思考的方式来进行自我调节,能够理性地控制自我感情。

  而对小刘这样的孩子,陈玲认为其对同学之间的交往沟通没有正确的认知,应该加强他们在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言语表达方式上的训练。

  同时,陈玲认为,校方应加强对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结合青春期孩子十分看重人际交往但又敏感冲动的心理发育特点,恰当地对学生进行引导和帮助。帮助学生恰当地进行情绪宣泄,使学生学会用合适的心态和言语方式进行沟通和交流。

  在家长层面,陈玲认为家长应该在此事中做出自我检讨,反思自我家庭教育和榜样引导做得如何。除了帮助孩子学会进行良好的沟通,还要让孩子学会在遇到问题时,能够退一步海阔天空,学会包容和体谅。

  (原标题:中学宿舍发生校园暴力事件 青春期少年该如何和平相处)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张桂梅:一千多个孩子的“妈妈”